闻明律师所欢迎您!!!
 


[推荐]主任诗集


一级残赔偿案--
杀人犯判轻罪
"杀人" - 正当防卫
两性人告医院(下)
两性人告医院(上)
杀人判无罪

  首页 > 鏂伴椈涓績

金源葆6.8亿集资诈骗案——无罪辩护词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法律规定,受被告家属委托,经闻明律师所指派,作为被告人方茹云的辩护人出庭参与诉讼,现发表以下辩护意见:
本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方茹云的行为不构成集资诈骗罪,公诉方对此指控是错误的。
第一大部分:关于事实方面的认定错误问题
起诉书指控方如芸明知庄勋华,庄勋斌实施集资诈骗的情况 ,为使正在服刑的庄勋斌能够及时了解金源葆公司运营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并将其公司运情况所谋划的方案及时传达给每一位高管人员,实现其遥控指挥金源葆公司的意图,接收、转发电子邮件等,从而积极帮助庄勋华,庄勋斌实施集资诈骗犯罪。
关于明知的问题
一、对于控方指控的“明知”问题,是应当查明的,而事实上方茹芸是不“明知”的,控方是没有证据证明其明知的。理由如下
(一)     从庄勋华的供诉看
2008年5月4日
?方茹芸知道你弟弟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我没告诉过他,我向他介绍说我叫张伟,我没说过我的真名也没说过以前我在云南的事
?顾文举和孙宪育到医院送钱,方茹芸在场吗
:有时在场,但多数不在场
从方茹芸的供诉看
2008年5月9日
?张伟是如何介绍他的家庭状况,张伟具体做什么保健品生意的?
:他只说他老家是黑龙江的,我也没细问,也没想过那么多,只知道张伟是金源葆公司的领导具体业务方面的事情我不清楚。
2008年5月15日
?你在张伟的金源葆公司工作吗?
:没有
?张伟每天上班都做什么
:我不清楚,他每天早晨走,晚上很晚回来,有时不回来。
?张伟上班你做什么
:我就在家呆着
?张伟的公司你去过吗
:没有
2008年5月21日
?张伟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我不知道,张伟没说过,我也没问过
?张伟还有兄弟姐妹吗
:我不知道,可能有个哥哥吧
?张伟在住院期间都和哪些人接触,怎么管理公司
:和哪些人接触我不清楚,因为有人和张伟说话,张伟就让我上病房外,不让我听,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管理公司
从以上庄勋华和方茹芸的所诉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一)     庄勋华始终是对方茹云有戒备心的,他的真名没告诉、他的家庭没告诉、他的以前犯罪没告诉、即庄勋华根本没让方茹云知道重要的事
(二)     方茹芸也是个头脑简单不管不问的人,她的心理状态就是你不说我也不问,不管不打听
(三)     庄不让其了解公司的情况,试想在庄勋华住院期间,方茹芸从千里之外的沈阳来伺候他,而庄勋华还说顾文举和孙实宪育来送钱的时候,多数不在场,而方也证实了,“有人来不让我听”
可见,他们之间的供诉是相互印证的了,即庄勋华不让其了解情况,而方茹云自己也不愿意了解这些
(四)     方茹云的供诉,就是在家呆着
(五)     没在公司有任何职务,公司下设多个部门、有财务、销售、售后、店铺等共有98个加盟商销售点,自己有八个分公司
(六)     方茹芸一次公司没去过,从未踏过公司的门槛一步
(七)     对于公司的人员,方勋华只认识顾文举和孙宪育 ,而是他们来送钱而相识
(八)     对公司具体业务方面的事情一概不清楚
(九)     工商、税务、质检以及众多领导参与检查,都没发现犯罪,而让他知道是犯罪客观吗?至于后来有关部门查处了,大家都知道了,方茹云也就知道了,但也是以后的事了。2008年5月24日工商局复议决定书才吊销执照
总之,从以上可以看出,方茹云对庄勋华的行为怎么知道是集资诈骗呢?
(十)     相比较其他被告人,更能看出方茹芸是不“明知”的。其他被告人哪一个可以说都参与了公司的经营,从计划书的制定、讨论、研究、理解、学习、贯彻、讲课、宣传、实施、开会营销等过程看,方茹云从未参与公司的任何经营,从没把自己个人的意识加入到该公司经营行为中去。
(十一)、2.2万被害人,而方茹云从未对任何其中一个有过欺骗的言语,行为。
二、关于存款的问题
起诉书指控帮助接收,核对赃款支付用款等等,从而也认定其在实施犯罪
庄勋华卷22.   p65
?方茹云知道你让她存取的是什么钱吗
:我告诉她是开公司赚的钱
?方茹云是否问过你为什么开保险箱而不是开存款账户
:我告诉她开账户不方便,大额存取款还得预约
方茹云 2008年5月9日
?钱为什么要放入银行保险箱而不直接往银行账户里存呢
:我曾问过张伟,在银行用我的名字开账户用银行卡存款方便,张伟没同意,并对我讲告诉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从以上可见以下问题:
(一)     方茹云认为钱是公司赚的,庄勋华就是这么告诉的,在她的意识中,天天有人给送钱,又是公司的员工送的,又打收条又盖章,怎么能让她断定是赃款呢?
(二)     第二天还在往外拿,这又是公司经营钱款进进出出的表现,在家中的她怎么能断定这是赃款呢,如果是偷的、强的、骗的、怎么又返回去呢?
(三)     这所以她没辩清,就是由于这种犯罪的隐蔽性,正如本案涉及的两万多人上当一样,两万多人难道允许上当,就不允许方茹云被蒙骗吗?这两万多人哪一个不是亲耳听、亲眼见、亲自去公司的呢?他们都如此,何况一个从未到公司一次,未参与一次会的人不被蒙骗吗?
(四)     拿回家的钱,可以说是已被骗取的钱,已经完成了既遂犯罪,已经与集资诈骗罪的实施没有关系了,所以方茹云去存款问题与集资诈骗罪没有联系,不能向起诉书那样指控其在实施集资诈骗。
(五)     集资诈骗罪是故意犯罪,她哪有骗人的故意,在她的心目中,是她的很能赚钱的老公,赚了这么多钱,老公又是公司的领导,让存钱有什么不妥吗?当然,事实上这个钱肯定要分为两种性质,即合法和违法,而在当时高兴之余她有这个必要去核实吗?如果有那也不是法定的义务,必须核实,否则,她方茹云就是犯罪的,没有这个法律规定,没有任何一项强制性的规定,必须要求方茹云当时必须知道是否赃款,否则就是参与犯罪。
(六)     他的存取性质和银行的性质一样,银行也保存了这些赃款,银行无责原因是什么呢?就是不知道其性质,案发前方茹云也不知道,怎么就犯罪呢?
(七)     工商局、质检局、有关领导、广告公司、公安局查处前谁说他是骗子公司呢?这些专业人士专业部门都没有认定,让方茹云认定是强人所难不客观。
(八)     方茹云还吃了金源葆豆腐。
三、起诉书指控 2006年5月至案发,庄勋华、庄勋斌、方茹云、孙宪育参与犯罪共涉及养殖户22.144人,台数129.645台,总金额862.776.360元人民币,这一指控是错误的不准确的。
(一)、2006年至案发,发生了所有的事情都由方茹云来承担,是极其错误的,首先从会见的情况看,直系亲属每月会见一次,而除了庄勋华以外其他均不是直系亲属,违法会见后果严重。
1、从庄勋斌的供述来看,公司的高管多人多次去会见他,他也面授机议,进行当面的指挥、领导。
2、从庄勋华的供述看
公司的所有高管多人多次去监狱
3、李强在四卷P45
:我去新建监狱见过他三次,第一次是2006年冬天,第二次是2007年三月末,第三次是2007年5月10号左右。
4、范春东   p61
?直接受庄勋斌指挥的都有哪些人
:有我,郑桂江,范春东,李密,贺飞,孙开胜,    我就知道这些人
5、郑桂江   p62
?庄勋斌和你们联系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主要内容就是指挥、指导公司经营
从以上可以看出,庄勋斌从2006年至案发,公司的高管们就从未间断过去面见庄勋斌,从而按照庄勋斌的指挥回到公司再经营、再犯罪,这与方茹云有什么关系呢?什么关系也没有,而检方指控从2006年至案发的全部责任在于方茹云无根据
?对方用谁名?
:石丽杰
?保险箱
:开三个,以我名义
?买房了吗
:三个
?谁身份证
:他给的,不认识
?放什么
:钱
?多少
:不知道
?钥匙怎么处理
:钥匙在他那,其余的钥匙在房子里
?多少钱
:起诉上说 1600万,多少我不知道
?怎么到案的
:我跟他们联系的
第2:从手机的使用上看
庄勋华22卷P62  供述
?什么时间,怎么配的手机
:我记得是07年5月10日,我在医院住院期间给他配上的
?你们公司其他的人也经常和庄勋斌通电话吗?
:有范春东,李强,李密几个公司的高管
其他被告也证实了庄勋斌电话指挥,由此可见,公司的经营情况以及如何运营,其他被告人的电话联络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或者说至少绝对不能排除电话指挥的作用。
第三、关于方茹云转发邮件的问题
(一)     庭审出据的都是群发的,说不出哪一个是单独发给方的,何时发的,发的内容如何,都说明不了。
(二)     如果公司的管理问题,方转发有责任吗?
(一)     庄勋华证实  08年5月4日,方茹云为什么和你弟弟有联系
我跟方茹云说,我有个顾问会帮我传一些关于公司经营管理方面的邮件,我让她每天上邮箱上看一看,邮箱上有指令有需要的就按指令发送给别人,文件打印出一份给我看,我同时买两个手机,一个给我弟弟,一个给方茹云,如果我弟弟换号了,我会告诉方茹云。
?方茹云什么时候帮你打印文件,收发邮件
:大约是2008年春节前后
?方茹云是否知道你的顾问是你弟弟庄勋斌
:她开始不知道,后来我就不知道她是否知道
方茹云:2008年5月29日
?庄勋华的弟弟(庄勋斌)你接受过他的电子邮件吗?你是否给他转发过电子邮件
:接受过,也转发过,多少次记不住了大约三次、五次的
从以上几点可以看出
第一、方茹云是按照同居的男友或者说按照公司的领导安排为其接收材料,目的是公司的经营,在当时来看方茹云没有任何拒绝的依据和理由,谁不希望公司经营好,多挣钱呢?所以在当时看,是很正常的事,因为公司是具备合法的手续,有工商执照的,据此谁能判断出违法呢?
第二、     庄勋华也没告知其这是在监狱发出的,就是为了骗人而令方茹云参与的,所以,方茹云当时不知道谁发的,也不知要达到骗人的目的。
1、              公司的高管以及众多部门的人员,也不是一动不动,就只看邮件工作,事实上公司的个部门、各分公司、各高管、都人人努力,各个争先,试想两万多人的来来往往怎么都归罪于方茹云的三,五个邮件,从而认定其承担2万人,8个亿的损失呢?
2、              邮件本身无可厚非,方茹云原原本本的接收交给公司领导,与一个收发室的人有什么区别,难道说如果来往信件涉及犯罪,而收发室的老头也成为主犯了吗?绝对不能这样看,对于本案要澄清如下问题。
(一)方茹云是不是知道这是从监狱直接发出的,事实上庄勋斌没有告诉方茹云真实情况,其次,庄勋斌也不是用他本名发的,那么方茹云怎么知道实情呢?
(二)即使从监狱发的,那么对于接收人也不犯法啊!首先,接收电子邮件是电信运营商的服务形式,如果认定方茹云接收有问题,那么,是否还有累及运营商呢?所以,在自己的网站接收邮件如果说有问题,那是监狱不应该让其上网而往外发的问题,所以说都已经发的邮件接收有什么问题呢?合情、合理、合法。
(三)、关于邮件的内容问题都是公司经营的问题,这怎么看待,对于方来说,在她的头脑中公司是合法开设的,有工商执照,对于收发公司经营的一些规定,是正常不过的了,因为庄勋华不会上网,所以协助公司办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那么,从现在看、从本质看怎么认定呢?
1、如果当时公司聘一个打字员,专门负责方茹云所干的这些活,是否可以呢?是完全可以,也就是说方茹云与一个公司聘一个打字员没什么区别,因为第一她不参与公司其他业务;第二她对打字的内容,无一字的更改权;三她对打字的内容只起传递作用;领导让怎么干就怎么干。四而且只打了三、五次的邮箱内容。试想,对于这样一个不知、不晓、不参与、不见面的人能定主犯吗?
 
(四)方茹云未转发的邮件部分以外,公司的高管们也在直接收邮件
(五)转发与参与集资诈骗有本质区别
第一、其他高管是接受指挥,然后实施,这里有总经理和副经理,他们深知亏损,虚假合同,虚构事实,而方茹云不知道真相。
第二、公司运营两年多,公司的运营是有连续过程的,而方茹云只参与三、五次的邮件,她对公司根本不知晓,而与其他的高管的确不同。
第三、指控和行动是庄勋斌与其他被告之间存在的关系,而方茹是转达指挥的内容,是有本质区别的。
其一、因为在08年的春节前后,对发的邮件,实质上公司已接近尾声,几个亿的诈骗已经完成。
其二、如果从某一段的公司经营的方式,邮件的内容看,谁也审查不出是在诈骗,众多部门都没发现,而让只接受几个邮件的人就认清该公司在诈骗是极不客观的,也是不符合情理的。
(五)综观全案,以主要接收邮件,指控承担8个亿,2万余人受骗的损失,是夸大了邮件的作用,而否定了会见、电话及其他人的作用,否定了两年来众多公司人员积极参与以及众多部门、众多工作人员玩忽职守,失职造成的损害作用是错误的
(六)发邮件不能直接证明他有主观故意参与犯罪,而集资诈骗是以明知为构成要件的。
(七)到底收发了几次,收发的全部内容又如何,都无从认定或者说无证据。总之,以收发邮件其方式来认定其主犯是无依据,控方的误区在于只看“时间”而未充分注意其“行为”。
(一)、庄勋华与方茹云在2006年同居了,就作为她与庄勋华共同犯罪的起点,是错误的,事实上2007年6月庄勋华住院之后到医院及后来到哈市租房同居等,检察院提前了两年。本案从时间上看方茹云确实与集资诈骗案有联系,但从行为上看是没有联系的,一个在外开公司往家送钱,一个就知道收钱,知道钱好,那么,他们过多长时间也与犯罪无关呀!难道过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参与犯罪吗?
(二)、方茹云不知公司怎么回事,没参加一次公司会议,没出过一个主意,没有任何职务,难道粘着边就是犯罪,有这样的主犯吗?如果这样,工商部门是不是也算集资诈骗呢?银行开保险箱是不是也算集资诈骗呢?因为工商局办照了,允许他经营,那么,转发经营方案就算犯罪吗?事实上让公司经营的机关都不犯罪、而转发经营方案的人怎么能犯罪呢?关键问题是否明知其犯罪,否则就是无罪的。
综观全案,本案最终成为集资诈骗罪是有一个发展过程的,是有一个量变过程的,在公司被注销前,谁能说他是一个骗子公司呢?在方茹云无法直接辨明是否是犯罪行为的当时的行为,那现在的标准来认定其当时行为那不是客观归罪吗?短信、电话、邮件、监狱里能发出来,监狱外就不能接吗?何况确实有一个工商部门批准成立的客观存在的公司呢?
自首问题:2005年10月28日    定合同   可买可卖
总之,方茹云的作用,在家就是一个保姆的作用,如果从公司角度看,方茹云就是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收发员、抄录员、打字员,如果要说追究责任除非公司百分之百的人都是集资诈骗的主犯的时候,她才够,如果有一个不够的话,那一个就是她方茹云。总之,被告无罪,不够成集资诈骗罪。
 
                                                                      黑龙江闻明律师事务所
                                                                               辩护人:王文明
                                                                            2009年11月20日
 
闻名律师,闻名律师所,闻明法律网,闻明律师,闻明律师所,闻明律师所欢迎您!!!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十字街94号(四层) 法律咨询热线:0451--88007007,82762106 网页搜索:黑龙江闻明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4 闻明律师事务所 Wenminglawyer.com版权所有 不得擅自复制、摘抄、转载本站任何内容,否则一切后果自负